歇後語趣談

學進補習團歇後語趣談

Fan.png

老公撥扇──凄(妻)涼

「老公」即丈夫,「撥扇」即打扇。

「老公」打扇,受惠的就是老婆──妻子。這本是情意綿綿,說不盡的恩愛浪漫,但其歇後語含義指的卻是貶意:取其妻子涼快了,妻涼(與凄涼同音)了。上句是正,下句是反──點睛所在。


竹籃打水──一場空

廣東人說人家財路多,收入多,往往用「豬籠入水」去作比喻。

「豬籠」是盛載豬隻以做運送的竹製品,竹條間疏隙大(因為豬隻體胖,不怕跌漏出來),把它放到水裏,瞬即注滿了水,水為「財」也──這本是褒譽之話語,但接着的是:「不消提」,一「提」起,水就立刻瀉光了,可不那麼妙。北方歇後語有相似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用竹籃子打水,籃子還未抽上來,水已從籃子縫隙溜掉,不是一場空歡喜嗎?

Bamboo Basket.jpg

Flag Fire.jpg

火燒旗桿──長嘆(炭)

以前的旗桿全用長木造成。若遭火焚而燒得通透就成了一條長炭。「炭」與「嘆」同音,廣東人就此想出了「火燒旗桿──長嘆(炭)」的歇後語。

「長嘆」對北方人來說可能會理解成岳飛《滿江紅》詞中的「仰天長嘯」之類的嘆息愁傷;但在南方人眼中卻另含意思,他們則認為是可以舒服般不愁衣食地過着日子,俗稱「嘆世界」,而非含有長嗟短嘆的感覺。有人冀望中巨獎或幸運地獲得博彩後「打跛腳都唔憂冇得嘆」,意指即使不勞動(腳也跛了)也不愁茶飯了。

只是現今的旗桿多用金屬筒管造成,要是火燒旗桿已再不是一件容易事。久而久之,這個歇後語的出處也就令年輕人對着金屬筒管的旗桿會想不通怎會變成「炭」的理由。


外甥打燈籠──照舊(舅)

昔日的街道並沒有路燈,夜行時多靠燈籠作照明用具(或用松明火把,只是怕火舌惹禍)。假若沒有燈籠但天上還有點月色,也可按「黑泥白石光水氹」的原則分辨路面情況──黑色的(暗啞沒光彩)是泥,白色(或淺色)物體是石,有光反射的是水氹或池塘。但假若一點月色都沒有,走路便只好步步為營。

如果由外甥打着燈籠,當是照着舅父走路,「照舅」諧音「照舊」,此歇後語的含義從此而來。

Mid-autumn Lamp.jpg

Flat-face-glasses.jpg

扁鼻佬戴眼鏡──冇得頂

視力不佳的人,最常見的補救方法就是驗眼配鏡,靠眼鏡的幫助,使視力得以彌補。

而配戴眼鏡主要靠雙耳及鼻樑的三點把它「固定」,假若戴眼鏡的人是扁鼻的,沒有鼻樑或鼻樑扁平的,那又如何居中來頂托鏡架呢?那就出現「無得頂」(沒有物件承托之意)。

而廣州話中的「無得頂」,是指最好的,「頂班」的、登峰造極的、無與倫比的……

另一個近似的是「無得揮」,也是喻其實力凌駕同儕之上,別人根本無法較量。

只是如今,未必需用眼鏡框也可戴上眼鏡──隱形眼鏡。即使鼻樑如何扁平,也用不上這個歇後語了。